听我放屁

噗 噗 噗

姐妹聊天

今晚我就被合资搞死,妈的,爽死我了


可能这样像一点(我在干嘛)

用脚掌比心
姿势不难,但是拍照很难,我他妈半个身子扭过去腰都要断了,韧带不好以后约炮姿势少,有点难过

人丑事多


翻了几圈真的没有满意的886,放假我就来画画

为了证明我还有画画
虽然是好久以前的了
fake love的mv刚出来的时候半夜打着灯画的,当时水平还很low
但现在没有心情画画了

今天看到了一群小孩子在玩滑滑梯,觉得他们是山大王,我也想玩但是我没好意思上去,于是愤恨看着那一堆表面上陪自家孩子但实际自己玩的开心的不得了的大人。老大不小了还没个正经。
一边怨恨一边想我刚出生几十天的侄女什么时候大一点能让我带来玩

想起来一个很久以前的事情,但是和滑滑梯没有什么关系

是去年还是前年,我放学上校本课程,我妈说要去学校载我,本来我想拒绝她自己搭车回家,但想想我还真没有零钱搭公交车我又同意了,贫穷使人妥协

结果证明我应该去换零钱的,车开到一半居然没有电了,我和我妈像两个傻乎乎的sb,她在前面拉我在后面推,旁边有很多车经过,我妈觉得很丢人
上坡的时候很累,累到我觉得活着没有屌意思,但是我觉得蛮开心,傻乎乎也挺好的,我好像很久很久和我妈没有相处得这么融洽过。

到了下坡就好了,我妈让我上车,虽然可怜的摩托车没有什么电,但是下坡还是可以骑下去的,虽然一点都不快,很慢,我觉得有一点也是挺好的,因为冬天开摩托车风很大,慢一点好像吹着还是蛮舒服的
于是我张开双臂,像快乐的小鸟,我妈从倒后镜看着我也蛮开心的,我觉得我比那帮玩滑滑梯的小孩更山大王

我们就这样一边推一边拉到了下坡慢慢冲,直到去我叔叔的厂,他刚好开在那条路边

之前有个外乡的女人带着她三个小孩过日子,很不容易,也没有个落脚的地方,叔叔就让他们住在厂里,铺张床甚至还买了电视机,搬了旧的椅子进去

我们进去那三个小孩就用圆溜溜黑糊糊的大眼睛登着我们,我气呼呼想瞪什么瞪,再瞪眼睛也没我大。现在想想蛮可怜的,他们怕被夺走的来之不易的一切吧,也可能是把厂当作家,看着侵入的陌生人

他们根本就没有家。
我记得我婶因为我叔的事情骂了他们,还有我叔。

我妈让车充电,然后打电话给我爸让我爸来载我,她要等车电充满再开回去。
我爸来了,很凶冲着我妈说待会天气冷风大,你穿得这么少还开摩托车,载着你女儿滚回家

我一直很害怕我爸和我妈大声说话,可能是两个人总是吵架的原因吧,我一听我就害怕,甚至有时候听他们窃窃私语我都害怕,他们都是一说狠话就很恶毒的人,我妈以前小声叫过我去死

但这一次我老开心。我觉得我ahahahaha。

生活不易,但一切会慢慢变好

✨✨✨

我杀历史背诵